浏览:25
科研提升图书文献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是是希伯来大学的中央图书馆,它收集该国所有的出版物并发行书目。同时它还收集全部与以色列有关的世界各地的出版物,有选择地收集有关中东的出版物;并负责编辑...

爱站权重:PC 百度权重移动 百度移动权重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是是希伯来大学的中央图书馆,它收集该国所有的出版物并发行书目。同时它还收集全部与以色列有关的世界各地的出版物,有选择地收集有关中东的出版物;并负责编辑以色列图书馆的期刊联合目录。
19世纪70年代,耶路撒冷业已有了电报业、希伯来文印刷业、希伯来文报纸以及现代教育和研究,然而却没有图书馆。经犹太人多次酝酿后,1892年犹太国家与大学图书馆终于面世,这就是位于耶路撒冷由圣约之子会建立的米德拉希·阿瓦瓦内尔图书馆。该馆问世要归功于锡安运动及著名的波兰学者约瑟夫·沙赞诺维奇博士,沙赞诺维奇从1890年到耶路撒冷参观后,即执著于建立犹太国家图书馆,到死为止他将一切都贡献给了图书馆。他以馆为家,将自己私人藏书捐献给图书馆并收集图书,总计20,000卷。这部分藏书是图书馆头20年主要的收藏。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该图书馆有两项职能:犹太国家图书馆和耶路撒冷犹太人居民的公共图书馆。在其1920年被移交给创立希伯来大学的世界锡安联合会后,它仍然保存了这两项功能。1925年重新开馆时改为现在的名称,并增添了新功能。成为大学馆后,图书馆发展较快,首先是有了第一位专职的馆长胡戈·贝格曼博士,他移居巴勒斯坦之前是布拉格大学图书馆馆长。1933年该馆正式成为国家馆,隶属于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比以色列建国还要早15年。国际联盟的托管政府要求当地的出版商缴送2本出版物给图书馆,这一法令后被以色列政府继承下来。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色列建国和中东战争后,建设了新馆。以色列国内外捐款捐书的人很多,还从德国接收了大量犹太人的藏书,由于纳粹时期的迫害,这部分书已经成为无主财产。该馆开展馆际互借,并为国际图联成员。
图书馆出版《Kiryat Sefer》,报导有关以色列及犹太人的全部出版物、以及约旦和国外出版的有关以色列的书目,其中还有书评、书目研究及介绍馆藏的文章。另有期刊文献书目《犹太研究文章索引(Index of Articles on Jewish Studies)》。
因为绝大多数犹太人生活在以色列境外,所以图书馆要尽其所能地收集反映和代表犹太民族历史和文化的普通图书、期刊、手稿、文献、录音和图片以及摇篮本、善本、手稿。它收集各种犹太语言——希伯来语、意第绪语、拉迪诺语等——各个地方、各个时代的资料。出于同样目的,图书馆还对那些有大量犹太人居住和生活国家的作品进行收集。注重收藏犹太研究的书目和印刷术发明以来的希伯来文图书的回溯性书目。

数据统计

数据评估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浏览人数已经达到,如你需要查询该站的相关权重信息,可以点击"爱站数据""Chinaz数据"进入;以目前的网站数据参考,建议大家请以爱站数据为准,更多网站价值评估因素如:以色列国家图书馆的访问速度、搜索引擎收录以及索引量、用户体验等;当然要评估一个站的价值,最主要还是需要根据您自身的需求以及需要,一些确切的数据则需要找以色列国家图书馆的站长进行洽谈提供。如该站的IP、PV、跳出率等!

关于以色列国家图书馆特别声明

本站泡泡笔记阁 | 高效工具提供的以色列国家图书馆都来源于网络,不保证外部链接的准确性和完整性,同时,对于该外部链接的指向,不由泡泡笔记阁 | 高效工具实际控制,在2022年9月18日 下午8:30收录时,该网页上的内容,都属于合规合法,后期网页的内容如出现违规,可以直接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泡泡笔记阁 | 高效工具不承担任何责任。

相关导航

owSpace:单读随身图书馆
owSpace:单读随身图书馆

单读是一个成立于2005年的单向街图书馆,位于在圆明园的一座院落里;由六位年轻的媒体人创办,名字取自德国思想家本雅明的同名著作《单向街》。单向街图书馆是历经十年以来沉淀而成的一座随身图书馆,用深度的内容来对抗浮躁的世界。单向街图书馆历史:2005 年底,6 个年轻的媒体人在圆明园的一座院落里创办了“单向街图书馆”,名字取自德国思想家本雅明的同名著作《单向街》。此后,这家书店成为顶级作家、导演、艺术家、以及来自四面八方的年轻人频频光顾的场所。这里不只是书店,更是一处理想主义者营造的乌托邦。在这里,你可以逃离日常生活的逼仄,点亮自己的精神,遇见思想上的同道。9 年之后,正如互联网和社交媒体重塑了整套理解世界的方法,单向街也开启了重塑之旅:它变得更加立体,实现了听觉、视觉、触觉、味觉,全方位阅读。“单向街图书馆”更名为“单向空间”。这个提供智力、思想和文化生活的公共空间,由单谈(沙龙品牌)、单读(出版物)、单厨(餐饮品牌)、单选(原创设计品牌)组成。我们的存在,就是帮助彼此拓展对方的维度:让自己变得更丰富,同时让来到这里的人变得更高尚、更机智、更有趣。更重要的是,我们共同为了某个高于我们自身的理想奋斗过,体验过人生中非凡的时刻,体验到那种人生被点亮的感受。其中《单读》 由 《单向街》 杂志书更名而来,双月出版,内容以非虚构报道、文化评论、思想观点和艺术作品为主。阅读是不可质疑的提升智识水平的方式,阅读本身的价值以及知识分子的贡献无可否认,无论在哪个时代。《单读》 用全新的视角和文体看世界。我们如此强调文体,因为语言是思维的花朵,语言改变了,思维就改变了。我们珍视作家和读者,特别是拥有全球化视野且兼具新鲜趣味的知识分子,以及思维独立、善于表达的新一代年轻人。我们推崇沉静、深入、优雅的阅读,尊重清醒、独特、富有活力的声音,在精神世界,《单读》 要做不跟随的引领者,思考、记录、审美,将更多年轻人重新引导进入到书籍、艺术与思想的世界中,体验“思维的乐趣”。单读音频-单向空间出品,许知远主播;许知远与你一起阅读这个时代。一段音乐,一本书,一页朗读,一种视角。我们生活在一个喧闹的时代,人们对噪音的兴趣,远超过洞见与思想。与你一起。重回安静、缓慢、智性的谈话。重拾对知识、情感、他人命运的好奇心。重新审视事物的真正价值

上图发现-上海图书馆资源检索
上图发现-上海图书馆资源检索

上图发现是由上海图书馆开发的一个图书馆资源检索和发现的系统,支持检索学术资源和图书馆馆藏目录,该系统作为读者的单一检索入口,可实现:简单检索、高级检索、原文/文摘获取等多种服务。上图发现采用EDS(Find+)知识发现系统通过元数据和联邦检索结合的混合检索技术,可以一站式发现全球海量学术资源信息,并获取有版权的全文资源,系统覆盖全球9万多家期刊图书出版社的资源总量应达到10亿多条,其中全文资源近7千万条,包含学科期刊、会议报告、学术论文、传记、音视频、评论、电子资源、新闻等几十种类型的学术资源。系统包含外文资源发现、中文资源发现、馆藏资源发现三大模块,其中外文资源发现,是基于合法授权的内容极丰富的元数据仓和外文检索技术来实现;中文资源发现采用元数据仓储检索技术,内容涵盖所有主流中文数据库;馆藏目录发现在揭示OPAC信息的基础上,更扩展提供封面、目录、简介、评论、图书馆导购等多种增值服务信息。系统通过混合嵌入式联邦检索技术发现自建数据库等特色资源,以及中外文元数据仓所不能覆盖的资源。在非本机构拥有的资源方面,提供了馆际互借和参考咨询等服务,以及其他它本地化的服务。系统可以为图书馆用户提供高质量、低成本的学术资源发现和共享服务。系统针对读者给予一个简单易用、功能强大且容易客制化的整合平台,通过一个统一的检索界面,去帮助读者迅速获取所需的文献。所有不同类型和来源的数据和检索结果将被统一且完全整合在检索结果清单中。更重要的是,系统通过独特的相关性排序(RelevancyRanking),将这些海量数据汇编成序,方便读者用最短的时间找到所需的研究文献。系统将为读者提供统一的检索界面和统一的检索语言,使读者能对图书馆所拥有的各种资源系统:电子期刊、电子图书、馆藏书目、机构典藏、开放存取数据库等资源进行一站式整合检索。

BookChamber:俄罗斯国家书库官网
BookChamber:俄罗斯国家书库官网

俄罗斯书库(Russian Chamber of Books,俄语名称Российская Книжная Палата,简称РКП)是俄罗斯国家版本图书馆,该组织成立于1917年,其职能相当于中国版本图书馆和新闻出版总署条码中心。是俄罗斯法定的出版物版本收藏机构,负责书号发放,图书编目,各类出版物的收藏、保管以及俄罗斯联邦境内出版发行的各类图书的分类及统计工作。俄罗斯各大图书馆均采用该书库的图书分类法和数据。目前俄罗斯对图书出版的权威统计也主要来自俄罗斯书库。该组织是国际ISBN俄罗斯中心机构,属于俄罗斯联邦国家预算单位。俄罗斯书库是俄罗斯出版的各类图书、小册子、期刊、报纸、宣传画、海报、论文、明信片等出版品的永久保管收藏机构,到2007年,藏品数量超过8200万册(份),每年由电脑处理的出版物有10万册(份)。所有这些信息通过图书分类索引、电子自动数据库等向俄罗斯全国各类以及各个层次的图书馆、科研机构、档案馆、书刊编辑部、出版社等提供。俄罗斯书库的统计工作以《俄罗斯联邦义务上缴文献样本法》要求出版社上缴的图书样本为基础。1994年11月,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了《俄罗斯联邦义务上缴文献样本法》。该法要求各类出版社及出版组织必须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和数量上缴各类文献样本,并对义务上缴文献样本的种类、义务上缴文献样本的生产者和接受者的范围、文献样本义务上缴的期限和程序做出了明确规定。2002年1月,俄罗斯国家杜马对《俄罗斯联邦义务上缴文献样本法》进行修订与补充,进一步完善了文献呈缴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