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1
科研提升图书文献

OpenLibarry:开放式电子图书馆

OpenLibarry:开放式电子图书馆是一个非营利性的互联网档案馆项目,号称是一个网页展示一本图书,由阿隆斯沃茨创办,致力于图书数据库和数字化借阅图书馆的建设。 OpenLibarry电子...

爱站权重:PC 百度权重移动 百度移动权重

OpenLibarry:开放式电子图书馆是一个非营利性的互联网档案馆项目,号称是一个网页展示一本图书,由阿隆斯沃茨创办,致力于图书数据库和数字化借阅图书馆的建设。
OpenLibarry电子图书馆采用wiki的模式,通过注册帐号来借书阅读,并可以对书籍页面进行编辑修改,就像维基百科一样,你可以贡献新的书籍信息或者更正目录,目前有20万的会员和5万多的书籍资料;提供PDF、纯文本、ePub、mobi、kindle等多种格式的电子书。

数据统计

数据评估

OpenLibarry:开放式电子图书馆浏览人数已经达到,如你需要查询该站的相关权重信息,可以点击"爱站数据""Chinaz数据"进入;以目前的网站数据参考,建议大家请以爱站数据为准,更多网站价值评估因素如:OpenLibarry:开放式电子图书馆的访问速度、搜索引擎收录以及索引量、用户体验等;当然要评估一个站的价值,最主要还是需要根据您自身的需求以及需要,一些确切的数据则需要找OpenLibarry:开放式电子图书馆的站长进行洽谈提供。如该站的IP、PV、跳出率等!

关于OpenLibarry:开放式电子图书馆特别声明

本站泡泡笔记阁 | 高效工具提供的OpenLibarry:开放式电子图书馆都来源于网络,不保证外部链接的准确性和完整性,同时,对于该外部链接的指向,不由泡泡笔记阁 | 高效工具实际控制,在2022年9月18日 下午8:30收录时,该网页上的内容,都属于合规合法,后期网页的内容如出现违规,可以直接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泡泡笔记阁 | 高效工具不承担任何责任。

相关导航

PL.SG:新加坡璧山公共图书馆
PL.SG:新加坡璧山公共图书馆

PL.SG:新加坡璧山公共图书馆是落座于新加坡璧山广场的颇具特色的识别性标志之一,由建筑师LOOK Architects设计完成;多个蓝绿黄色的玻璃“盒子”从平整的立面中悬挑而出,错落有致地形成一个个独立的空间而著称。在拥有绝佳视线和趣味的方盒子里,人们忘记了生活的繁琐,完全放松心情,静心沉寂在书籍的阅读和学习中。而这个可提升人们阅读兴趣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对大自然的体验。被称为“PODS”的“盒子”概念,源于“在树上的房子居住”这一想法——一个个吊舱从立面悬挑而出,为读者或是讨论小组提供更为私密的区域。具体作法是用膨胀螺钉将镀锌低碳钢支架锚固在上下层的地面结构层上,再在支架外伸的部分安装吊舱的大幅彩色玻璃,并作好与地板和天花板的交接处理。建筑内部与外部均运用天窗、格架和彩色玻璃,制造出光影斑驳的效果,模拟自然中光从树枝叶中透过的视觉感受,设计者认为这样的光照更为舒适,有利于阅读。人们从进入建筑开始即踏上体验的旅程。竖向开敞的中庭里布置着连贯上下、宽阔舒展的Z字形坡道,同时也联系起4个楼层的阅览室。动与静、亮与暗、相遇与交流、发现与感动,都会在这个丰富的空间中发生。为儿童专设的阅读区安置在地下层,避免来自上部区域的噪音干扰。特别照顾到儿童的使用尺度和心理,花瓣图案的座椅配合活泼的糖果色加之具有动感线条的地面设计,营造出可激发孩子们想象力的趣味环境,让他们感受到阅读的乐趣。在阅读的间隙,还可以踱步至露天而设的小型庭院,葱翠的植物让忙于看书的眼睛得到舒缓。

北京大学现代新型图书馆
北京大学现代新型图书馆

「北京大学图书馆」是我国最早的现代新型图书馆之一,于1898年在京师大学堂藏书楼建立,其愿景是建设一个世界一流的,资源丰富、设施先进、高水平、现代化的,以数字化网络化为技术基础的北京大学文献资源保障与服务体系,为学校的教学科研提供文献信息保障,为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服务。「北京大学图书馆」历史:辛亥革命后,京师大学堂藏书楼改名为北京大学图书馆。百余年来,北京大学图书馆经历了筚路蓝缕的初创时期、传播新思想的新文化运动时期、建成独立现代馆舍的发展时期、艰苦卓绝的西南联大时期、面向现代化的开放时期。如今,她已发展成为资源丰富、现代化、综合性、开放式的研究型图书馆。一百多年来,经过几代北大图书馆人的辛勤努力,北京大学图书馆形成了宏大丰富、学科齐全、珍品荟萃的馆藏体系。到2017年底,总、分馆纸质藏书近800余万册,近年来还大量引进和自建了数据库、电子期刊、电子图书和多媒体资源等各类国内外数字资源。馆藏中以150万册中文古籍为世界瞩目,其中20万件5至18世纪的珍贵书籍,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国家重点古籍保护单位。外文善本、金石拓片、1949年前出版物的收藏均名列国内图书馆前茅,为研究家所珍视。此外,还有燕京大学学位论文、名人捐赠等特色收藏。北京大学图书馆不仅馆藏丰富,而且群星璀璨。毛泽东、李大钊、章士钊、顾颉刚、袁同礼、向达等名人学者曾在图书馆工作,蔡元培、蒋梦麟、胡适等校长留下了关心图书馆发展的佳话。他们都为图书馆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多年来,北京大学图书馆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关怀,邓小平同志亲自为图书馆题写馆名“北京大学图书馆”,江泽民同志为北京大学图书馆90周年馆庆题词“几代英烈,百年书城,发扬传统,继往开来”。温家宝同志、胡锦涛同志于2005年、2008年、2010年到图书馆看望北大学子、与工作人员和读者亲切交谈。1952年,北京大学图书馆合并了原燕京大学图书馆。2000年,北京大学与北京医科大学合并,原北京医科大学图书馆改称北京大学医学图书馆,拥有馆舍面积10,200平方米,阅览座位1,000余个;现有藏书43万余册,以生物学、医学、卫生学和医药类为主;中外文期刊近4,000种。北京大学图书馆馆舍历经变迁,目前的馆舍由1975年建成的西楼和1998年李嘉诚先生捐资兴建的东楼组成。2005年西楼改造工程完成,馆舍面貌焕然一新。图书馆由总馆、医学馆、41个分馆、储存馆组成,总面积约90,000平米,其中,总馆面积约53,000平米,阅览座位4,000余个。2009年建成国内首例远程储存图书馆面积近5,000平米。馆舍水平的提升为图书馆面向现代化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北京大学图书馆的办馆宗旨是“兼收并蓄 传承文明 创新服务和谐发展”,坚持“用户导向,服务至上”的办馆理念,以数字图书馆门户为窗口,为读者提供信息查询、书刊借阅、信息与课题咨询、馆际互借与文献传递、用户培训、教学参考资料、多媒体资源、学科馆员、软件应用支持等服务,成为北京大学教学科研中最重要的公共服务体系之一。北京大学图书馆非常重视数字图书馆的研究和建设。2000年与校内其它单位联合成立的北京大学数字图书馆研究所开展了有关数字图书馆模式、标准规范、数据模型、关键技术、互操作层与互操作标准、数字图书馆门户等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并开始大规模应用实践,为北京大学数字图书馆的建设奠定了技术基础。为加强学校文献资源建设的整体规划,实现文献资源的最佳利用,为教学科研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服务,北京大学图书馆正在全面建设总-分馆体制下的“北京大学文献信息资源体系”,以“资源共享、服务共建、文献分藏、读者分流”为思路,在全校实现自动化系统、文献建设、读者服务、资源数字化、业务培训的统一协调,形成由总馆、学科分馆、院系分馆组成的全校文献信息资源公共服务体系。2017年修订的“北京大学文献信息资源体系管理办法”,为加强体系建设、进一步提高全校文献信息服务水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至2017年底,已经有41个院系图书馆成为分馆,北京大学文献信息资源体系已初具规模。北京大学图书馆还努力为全国高校图书馆服务,积极参与图书馆资源共建共享,并逐步加快国际化的步伐。目前,中国高等教育文献保障系统(CALIS)的管理中心和全国文理中心、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文献中心(CASHL)的管理中心和全国中心、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采购联盟(DRAA)秘书处、教育部高校图书情报工作指导委员会秘书处、中国图书馆学会高校分会秘书处、《大学图书馆学报》编辑部等机构设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作为中国高等教育文献资源共享的重要枢纽,为高校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北京大学图书馆不仅以雄伟壮观的建筑跻身北京大学著名的“一塔湖图”三景,更以博大精深的丰富馆藏、深厚绵长的精神魅力吸引着无数知识的追求者。多少大师在这里读书思索,无数学子在这里徜徉书海,她见证了名师的学术辉煌,传承着北大的学术命脉,已成为北大人心中的知识圣殿。北京大学图书馆的百年历史,积累了丰富的馆藏,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可以说,经过百年的风雨,北京大学图书馆已经确立了她在国内大学图书馆界的不可动摇的地位。先哲功已就,我辈当争先。北京大学图书馆百年中所创造的辉煌,将激励我们今天的北大图书馆人不辱使命,发愤向前,为谱写北京大学图书馆的新篇章而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