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9
科研提升图书文献

Deutsche:德意志国家图书馆

Deutsche:德意志国家图书馆是联邦德国的国家图书馆之一。做为非借阅图书馆,德意志图书馆承担着从1913年以来所有德语出版书籍的保藏工作,除此之外该图书馆还负责制定德国国家书目...

爱站权重:PC 百度权重移动 百度移动权重

Deutsche:德意志国家图书馆是联邦德国的国家图书馆之一。做为非借阅图书馆,德意志图书馆承担着从1913年以来所有德语出版书籍的保藏工作,除此之外该图书馆还负责制定德国国家书目。
1990年随着两德的统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德国国家图书馆也随之建立。这个图书馆实际上由在1912年成立的莱比锡国家图书馆、1947年成立的法兰克福国家图书馆和在1970年就属于法兰克福国家图书馆的德国国家音乐档案馆合并而成。
整个德意志图书馆由三所坐落于不同地区的图书馆组成:莱比锡国家图书馆、法兰克福国家图书馆、德国国家音乐档案馆;
三所图书馆的不同功用:
1、莱比锡国家图书馆:主要负责珍贵图书的保护与收藏。
2、法兰克福国家图书馆:承担整个德意志图书馆网上书目(OPAC)的改进和编辑、图书馆技术的研发与推广、负责德意志图书馆的构建和领导。除此之外法兰克福国家图书馆还提供国家图书书目服务。
3、位于柏林的德国国家音乐档案馆:主要负责音像制品的收集、编辑、保护和其书目的制作。

数据统计

数据评估

Deutsche:德意志国家图书馆浏览人数已经达到,如你需要查询该站的相关权重信息,可以点击"爱站数据""Chinaz数据"进入;以目前的网站数据参考,建议大家请以爱站数据为准,更多网站价值评估因素如:Deutsche:德意志国家图书馆的访问速度、搜索引擎收录以及索引量、用户体验等;当然要评估一个站的价值,最主要还是需要根据您自身的需求以及需要,一些确切的数据则需要找Deutsche:德意志国家图书馆的站长进行洽谈提供。如该站的IP、PV、跳出率等!

关于Deutsche:德意志国家图书馆特别声明

本站泡泡笔记阁 | 高效工具提供的Deutsche:德意志国家图书馆都来源于网络,不保证外部链接的准确性和完整性,同时,对于该外部链接的指向,不由泡泡笔记阁 | 高效工具实际控制,在2022年9月18日 下午8:30收录时,该网页上的内容,都属于合规合法,后期网页的内容如出现违规,可以直接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泡泡笔记阁 | 高效工具不承担任何责任。

相关导航

香港公共图书馆
香港公共图书馆

「香港公共图书馆」是香港的公共图书馆系统,现由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管理,整个图书馆系统馆藏达1,435万项,其中1,252万册为书籍及印刷资料,其中总馆馆藏250万余项,收纳资料包括书籍、视听资料、报章、期刊、只读光碟数据库、缩微资料及地图等,为香港市民提供图书馆服务。「香港公共图书馆」辖下包括1所总馆中央图书馆、70所分馆公共图书馆、12所流动图书馆、1间自助图书站和154间社区图书馆,其中32所图书馆附设有学生自修室。香港最早的公共图书馆成立于1869年,设在当时刚落成的旧香港大会堂。当时的公共图书馆主要为英文藏书,中文藏书较少。1933年旧大会堂拆卸,图书馆服务因此终止。于日治期间,港日政府曾以香港大学图书馆的部分馆藏为基础,加上部分从日本购入的图书,成立了香港市民图书馆。日本投降后该馆解散,馆藏全由香港大学图书馆所继承。1962年新的香港大会堂落成,于其中成立了这间公共图书馆,为现今香港公共图书馆系统之始。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共图书馆宣言」中所载的信念,公共图书馆是开展教育、传播文化和提供资讯的有力工具,也是在市民的思想中,树立和平观念和丰富精神生活的重要工具。香港的公共图书馆服务由「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提供,以配合社会人士对知识、资讯、自学进修及善用余暇的需求,以及推广本港的文学艺术。香港公共图书馆的目标是以下列方式为市民提供服务:1、作为资讯中心,为公众人士提供免费设施,俾能轻易获取有关各学科及其最新发展的资料;2、作为持续教育的工具,让市民利用图书馆资源去自学进修;3、作为推广香港文学活动和文学研究的中心,促进市民对文学创作和研究的兴趣,鼓励和推广文学写作,发展和保存香港文学,以及促进文化交流;4、作为消闲去处,让市民外借馆藏回家享用,善用余暇;5、作为社区文化中心,举办均衡及以图书馆资源为本的活动,为不同年龄的读者提供资讯、娱乐和消遣及为日常生活增添姿采。现时的公共图书馆系统由70间固定图书馆、12间流动图书馆组成。这些不同规模及类型的服务点平均分布于香港境内每个区域,并且经由图书馆自动化系统连接起来,为不同年龄及不同界别的读者提供简便快捷的多元化公共图书馆服务。图书馆的馆藏共有1,490万项,当中包括书籍、视听资料、报章、期刊、唯读光碟数据库、缩微资料及地图等,涵盖各个学科的广阔知识领域。部分的馆藏可供读者外借,其余的则存放于馆内作读者参考之用。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是是希伯来大学的中央图书馆,它收集该国所有的出版物并发行书目。同时它还收集全部与以色列有关的世界各地的出版物,有选择地收集有关中东的出版物;并负责编辑以色列图书馆的期刊联合目录。19世纪70年代,耶路撒冷业已有了电报业、希伯来文印刷业、希伯来文报纸以及现代教育和研究,然而却没有图书馆。经犹太人多次酝酿后,1892年犹太国家与大学图书馆终于面世,这就是位于耶路撒冷由圣约之子会建立的米德拉希·阿瓦瓦内尔图书馆。该馆问世要归功于锡安运动及著名的波兰学者约瑟夫·沙赞诺维奇博士,沙赞诺维奇从1890年到耶路撒冷参观后,即执著于建立犹太国家图书馆,到死为止他将一切都贡献给了图书馆。他以馆为家,将自己私人藏书捐献给图书馆并收集图书,总计20,000卷。这部分藏书是图书馆头20年主要的收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该图书馆有两项职能:犹太国家图书馆和耶路撒冷犹太人居民的公共图书馆。在其1920年被移交给创立希伯来大学的世界锡安联合会后,它仍然保存了这两项功能。1925年重新开馆时改为现在的名称,并增添了新功能。成为大学馆后,图书馆发展较快,首先是有了第一位专职的馆长胡戈·贝格曼博士,他移居巴勒斯坦之前是布拉格大学图书馆馆长。1933年该馆正式成为国家馆,隶属于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比以色列建国还要早15年。国际联盟的托管政府要求当地的出版商缴送2本出版物给图书馆,这一法令后被以色列政府继承下来。第二次世界大战、以色列建国和中东战争后,建设了新馆。以色列国内外捐款捐书的人很多,还从德国接收了大量犹太人的藏书,由于纳粹时期的迫害,这部分书已经成为无主财产。该馆开展馆际互借,并为国际图联成员。图书馆出版《Kiryat Sefer》,报导有关以色列及犹太人的全部出版物、以及约旦和国外出版的有关以色列的书目,其中还有书评、书目研究及介绍馆藏的文章。另有期刊文献书目《犹太研究文章索引(Index of Articles on Jewish Studies)》。因为绝大多数犹太人生活在以色列境外,所以图书馆要尽其所能地收集反映和代表犹太民族历史和文化的普通图书、期刊、手稿、文献、录音和图片以及摇篮本、善本、手稿。它收集各种犹太语言——希伯来语、意第绪语、拉迪诺语等——各个地方、各个时代的资料。出于同样目的,图书馆还对那些有大量犹太人居住和生活国家的作品进行收集。注重收藏犹太研究的书目和印刷术发明以来的希伯来文图书的回溯性书目。

波兰国家图书馆
波兰国家图书馆

波兰国家图书馆是波兰文献产品的档案库,既收集移民文献也收集有关波兰的外文文献;本机构永久性保存波兰过去及现在的知识产品,譬如:文献、图表和雕版印刷品,制图学、音乐、视听及电子藏品等。波兰国家图书馆(Biblioteka Narodowa = The National Library)的历史与1747年建立图书馆的安德列·斯坦尼斯拉夫·扎武斯基和约瑟夫·安德列·扎武斯基密切相关,他们是波兰第一所大规模公共/国家图书馆的奠基人。他们逝世后图书馆由国家接管成为共和国的扎武斯基图书馆。不幸的是科斯丘什科起义后,波兰丧失了独立地位,俄罗斯人将该馆的藏书全部运往圣彼得堡。后来这批曾被遣返的藏书——与国家馆相关的波兰文化象征,于1944年10月又遭到彻底毁坏。建立国家书库的远见在波兰一代代人的思想和行为中承继下来,直到国家1918年获得独立之后,根据1928年2月24日总统令才正式在华沙设立了波兰国家图书馆。从此,在二战前后分别颁发了相关法规对图书馆活动进行规范,1997年6月27日颁布的《图书馆法》才最终确立了国家馆在全国图书馆系统中国家总书库的职能。按照1997年6月27日的法律条文,国家图书馆隶属于文化艺术部,它既是国家中央图书馆又是国家最重要的文化机构之一。它明确的身份多重,承担的职能多样。在行使人文科学研究图书馆职责的同时,它还是国家文献的主要档案馆,国家图书书目信息中心,主要的图书馆学情报学研究机构和波兰图书馆界重要的方法论中心。鉴于多种形式馆藏的知识潜能,国家图书馆现在不仅是最重要国家文化单位之一,而且可能是最重要的文化单位。这使国家馆必须重视其对国家资源和波兰民族所承担的义务。波兰国家图书馆的职责不仅是尽可能管理好馆藏、员工和阅览室,更重要的是,它必须像文化机构那样积极参与波兰人的知识和文化生活。除了保护、保存和推广波兰遗产,国家馆还继承前辈的期望,承继着延续和发扬波兰民族文化和历史传统的重任。国家馆的基本使命是采集、存储和永久性保存波兰的知识产品。这包括羊皮纸和纸质的手稿、波兰印本的早期版本、现代国内出版物、图表、雕版、视听和电子文献,以及波兰文出版物或国外出版而与波兰有关的出版物。国家馆收集手稿、印本书、波兰本土出版物,一度属于波兰历史性收藏的外国出版物,以及人文科学的现代外国出版物,这将有利于参与文化的全球化。多年来波兰国家图书馆与世界其他图书馆一样,都面临着19-20世纪工业化大规模生产图书的老化问题,不只是旧书,还有最新的收藏。经过日积月累煞费苦心的保护工作实践,形成一系列预防措施。馆藏要系统地消毒,在温度、湿度上进行控制,随时监控微生物和存储状况。近年来,国家图书馆馆藏条件有重大改善,这要归功于新馆舍书库的气候调控。这些不懈的努力将有助于保存绝大部分波兰文化遗产资源。